情感废柴

戳开,求你。


叫柴柴,熟人喊绵羊。随机掉落,很懒。

跑跑姜饼人:不玩,但是莓探超好,目前只吃莓探。

b站:被正主踹进伪白坑。
瓜瓦和瓦白好味,不吃虚瓦。
虚伪真帅。

第五人格:主推杰佣,过激杰左党,副园医空和前空,元气艾玛最棒。顺带是园all黑白无常和杰吹,杂食,但是有点雷杰园裘杰裘和佣园。
白刺赛高。

宝石之国:主推圆钻和磷黑。副磷辰,议医,帕露,法安,法斯all,冬夜组,冬担组,暖色组年下。
天雷【月球组】【黑明显攻向】【法明显受向】

凹凸世界:过激嘉吹,爱布伦达。主推瑞嘉安雷安帕金嘉。副佩帕,金all,all嘉,帕受,金瑞,卡雷,柠凯,艾♂埃♀。
bg『安艾』『双安』【没有不代表不吃】
天雷注意【all金】【all安】

阴阳师:差不多算退坑,唯一cp是白黑童子和鬼使黑白,本命黑童子,吃黑童子受向,黑白童子无明显攻受OK。
【超雷狗崽】

目隐都市的演绎者:女王组〖kuromarry,kono也行〗双k〖GB〗森林组,遥贵〖双人类〗伸文,allmarry。全员亲情向,女王大人小樱茉莉中心。
【仅此番天雷bl】

刀剑乱舞:半退,三日鹤,压切烛+俱利烛,膝髭,鲶骨。

粉爱丽和狗贼团去了
很可能下场会一样…
但还是欲沐甜蜜蜜啊

各位,我先走了,魔人团暂时取关吧
没有放弃,只是难过
等到他回来了,我再跟着回来吧

可能是下辈子了吧

一个月内园空或前空产了三张单cp能看的图
我爆产

置顶

我是绵羊。
目前暂时的cp观可以看看简介。
是个喜欢画画【烂】的沉迷游戏的文手。
目前主D5,副宝石凹凸主播圈。

D5表面主cp是园医和杰佣,其实我是园all和杰all和all空和all佣嗯。杰克老婆厨,同样是玛尔塔和奈布吹,比起他们我的主本命还是偏玛尔塔和杰克。
前空白刺园医绝赞沉迷中。

宝石特别混乱,被同级生和磷黑冲昏了头脑。喜欢钻石安特库辰砂法斯四大角乱炖,任何一对我都喜欢。本命是黑水晶,不管怎么样他永远都是我的黑宝宝。
磷all,只有这一个底线。
月球组,只有这一个雷点。

主播圈我疯狂安利我家warma酱。
吃cp的。
正负引擎 x warma了解一下。
也爱我的白先生。

凹凸。
安雷安帕瑞嘉金嘉。
本命是嘉德罗斯和紫堂林。
最喜欢的是布伦达。
上面三个 敢骂你就等我挖你祖宗的坟。

其他,yys,我永远喜欢黑童子。
三次粉的是彭昱畅和赵志伟,想要他们快点幸福的那种。
三次cp吃牛鹿和赵志伟x虞书欣,牛鹿不奢望但后面两位请快点结婚。
当过lh的女友粉,最后被气死了,从此开始妈妈粉生涯。
没了。

最喜欢的伪白太太突然不产了…
我…
我需要冷静,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啊

【伪白】关于某个将近中午的早晨

#还是短打
#伪酱视角好爽啊我还想继续写
#我的伪酱都比白哥哥高,没了






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
我睁开眼,摸出手机,中午十二点十分,起得太晚了,我希望他不会生气。
...不对,他还在我怀里睡得很香呢。我就说让他不要逞强播那么晚影响睡眠,他还是不听...虽然大部分原因算是因为我。
我摇了摇他,他条件反射就往我怀里钻,我把他提溜出来,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他惊醒,埋怨似地看了我一眼,扶着腰坐了起来。

“亲爱的白先生,中午了。”

似乎是料到了,他推搡着我让我赶快去做午饭,他来发布咕直播的消息,我扶上他的肩,往我这边靠,他嫌弃地推开我,让我去洗漱了再说,我无奈,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转身拿了件我的外衣盖住他裸露的上身。


从洗手间出来,我的白先生已经把衣服扣住了,喔,不算穿好,因为他只穿了一件我的上衣。我过去蹲在床边,问他现在可以早安吻了吗,他啧了一声,歪过身子亲了我一下,让我心满意足地去做午饭。
刚开始没多久他就跟了过来,环住我的后背不让我动。我放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抱他,我太匆忙没系围裙,所以他也不嫌弃,我搂住他的腰,低头在他颈脖间亲了一下,他嫌腻歪,往旁边缩了缩。

“虚伪,晚上的直播也鸽了吧,陪我出门。”

我亲亲他的脸颊,把他仅穿着的上衣往上一推,他红着耳尖狠狠掐了一下我的腰,我笑嘻嘻地继续往他的大腿内侧摸,他认命一般地搂紧我不再动弹,我扶住他的后脑勺,去吻他的发顶。

“听你的宝贝,午饭想吃什么。”

【伪白】快给我!一个!大抱抱!!

#无脑发糖 bug一堆
#今天伪白和好了吗
#有同居设定,是短短短短打





输了。

...这只是今天失败的其中之一而已,我也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个游戏暗改地太厉害,现在监管者基本也没多少人在玩了。
刺鼻的烟。
啊,走神了,居然没发现手不自觉地点燃了一支烟。他不喜欢我抽烟,我看着那头开始燃烧的烟草火花,选择了把它放在一边。

还没有下播吧...?

我有些疲倦地取下耳机,盯着屏幕打算开始新一期的视频剪辑,今天下播时间比平常晚了不止一点,已经有点困了。

“...虚伪!虚伪你干嘛呢!”

糟了。
我偏头去看他,带着委屈的表情向他发誓我真的没有抽烟,只是压力大的条件反射。他盯着我看了一会,掐掉那支烟,径直坐到我腿上。

“老白?宝贝你怎么了?”

他环住我的肩膀,趴在颈脖间一动不动。
累了?
我拍了拍他的背,换来的却是他一记捶打,虽然不足以受伤什么的,但还是让我吃痛地啊了一声,趴在我背上的他慌忙去揉抚,我差点没憋住笑声,即使我的白先生不喜欢这个词,但我还是要说一一太可爱了。

“虚伪...”

我把他再往怀里搂了搂。

“虚伪我重吗...”

我愣了一会,轻笑出声,单手用纸巾包住了那根被老白按灭的烟头。他是真的轻,不像一个比我大上几年的前辈,给我的感觉一只还带着绒毛的白色大猫,安静窝在怀里的那种。这不公平,明明平时我也和他一起受苦吃了那么多东西,到头来需要减重的却只有我一个人。
我用纸巾剐蹭了一下他的耳尖,他哼哼了一声,环紧了我的背,双手握住他的腿往后合拢,最后重心落在尾椎捏了一把。

“重,你重死了。”

“...”

果不其然,炸毛了,我抓住他的腋窝两侧往上一提,他气得手忙脚乱要来打我,我嚷嚷着饶命,抱着他的腰往后靠了靠,他掐了一把我的背,气鼓鼓地倒在我的肩膀上。

“那你就给我抱一辈子吧我就不走了!”

“好好好,听白哥哥的,我不放手。”


啊,时间是真的不能再耽搁了,该去哄小白猪乖乖睡觉了。

嗯?别告诉他我这么喊噢,不然明天就见不到我咯。

低硬度和低韧度四角不管怎么样都好吃喔...
冬夜冬巡同级生脆皮挚友都在里面也是万分美妙勒
安特库x钻石颜值组了解一下吗

【伪白】千钧一发「上」

#想吃糖...写得很急,一堆bug
#虚构内容极大,莉莉是大家的,已经被偷走了。
#他们会好起来的,对吧




老白不止一次做过这种梦。
他站在直入云霄的悬崖上,被烈日烤得腿软,老白想往下看,但悬崖的高度似乎并不同意,他没有办法,只好紧紧抓着悬崖边缘不能足以支撑他的碎裂岩石。
不知道第几次惊醒。
老白在凌晨四点醒来,外面还暗得很,他难受得发慌,急促的呼吸声扰乱着他的思绪。
他知道原因,关于这个梦。
是老白和虚伪摇摇欲坠的友情在敲响警钟。
他从抽屉里翻出很久不抽的烟和面基那天没收了虚伪的打火机,点了一支烟任它燃烧。
老白想起他和虚伪认识那天,相比现在,他们的关系真是越来越差劲,他懊恼,且难过。
明明申明和虚伪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是老白,无可救药地喜欢上虚伪的也是老白,和虚伪表示要疏远关系避风头的也是老白。
...
那天瓦不管第一次被老白从睡梦中吵醒。
“我知道我们是一种什么关系,就像他的打火机,收走了还可以再买,我也是。”
“...”
那天瓦不管人生中第一次对老白生气。
“给我滚去告白啊傻逼欧的白!!你平时和粉丝聊这种东西的时候不是很有经验的样子吗!”
“那不一样,瓦不管。”
老白那边有不断的风声传来,瓦不管已经听不清他前面说了什么话。
“人生很长,我和他绝对走不下去。”
“他还年轻,我不能这么做。”

瓦不管是真的有点发火了,他保存了通话记录。
“你要等着后悔吗?! ”


“这边我们预判一下他的闪...呃。”
“怎么回事啊老白,你怎么也交配斩了?!”
“...你先打吧,这把别救我,一会你去看看瓦不管有没有空,让他带你。”
“?那你呢?”
“...有点事。直播间的宝宝们对不起,我得鸽一鸽这几天的直播,状态有点不好。”
老白关掉直播间,他有个打算。
他随便收了点东西放进那个本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用的迷你小箱子里。
老白想了想,在属于他们四个人的群里发了一条语音。
“一个人都不能少。”
【QQ已卸载】


老白坐上了去往成都的火车。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冲动,但他想拼一把。


另一边的虚伪在和爱丽开黑,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魔人团一起打游戏了。
虚伪不是那种感情羁绊很深的人,他很自然地淡忘这件事,但他并没有放弃喜欢老白这件事。
虚伪会赶在老白直播结束之前下播,他悄悄注册了一个甚至没有会员的小号,进入老白的直播间。
虚伪会凭老白的声音分析出他今天的状态,虚伪紧紧守着这个念头一一只要老白开心,他也会开心,熬过这几天没有老白的日子。


“他只要好好的,我就无所谓了。”
甜瓜表示虚伪那天半夜骚扰自己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他和瓦不管挨在一起犯愁,怎么才能重新让老白和虚伪和好。
甜瓜说虚伪似乎真没什么异常的感觉,就像不认识魔人团之前。
瓦不管说老白状态最近特别差,晚上经常疯狂诉苦,失眠熬夜。
“可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是他们的事,我们参与不到。”


老白有点后悔。
虚伪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家庭地址,而老白现在已经快到达成都。
完蛋了...
老白本来想得挺轻松,只想瞒着虚伪去他家给个惊吓,却没料到自己对虚伪的了解不够。
老白摸出手机,拨通了瓦不管的电话,得知对方也不清楚的消息之后绝望地瘫在座位上,他没有订酒店,别说在这住几天了,估计今晚老白都活不过。
老白磨蹭了半天,只能点开短信框,对着虚伪先生几个大字输入了文字。
啊...蠢死了啊,我。


“谢谢老板的礼物啊我这边看不太清。”
【老白:那个...虚伪你在吗。】
【老白:方便说一下地址不,有急事。】
“谢...诶。”
【老白:虚伪先生?】
【老白:虚伪】
【老白:伪伪】
【老白:伪酱!!】
“虚伪,屠夫在追你吗。”
“虚伪?”
虚伪抿了抿嘴,看着屏幕愣了一会,直到上面的小人已经被原地击倒才稍微回过神来。
他滑了一下屏幕,按出几个数字。
“抱歉啊微笑...别管我了我这边要打个电话。”
闭麦,拨通电话。
“...”
“...”
“虚伪...?”
...老白的声音,有点委屈的那种。
虚伪手指颤动了一下。
“是我,咋了,为什么突然问我地址?”
“...那什么我说我在填表需要你的地址你信吗...”
“...”
虚伪吸了一口烟。
“...我找你来了...”
“...噗。咳咳咳唔咔...”
然后呛了一口烟。
“啊你就说给不给地址吧不给我找甜瓜去!”
虚伪有点哭笑不得,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可爱。他反手掐了烟,随便拽了件外衣披上,道了歉关了直播拿了钥匙甩门就走。
“我这边地方小,你找不到的。”
“...知道了我走就s...”
“哪个车站,我接你去。”


「伪酱要去干嘛呀」
“去带一个很重要的人回家。”
「?那个人迷路了吗」
“没有,是我迷路了,我找不着他了。”


老白更后悔了。
之前你好像也没这么成熟吧??成年了还会长吗?
哦,他是说身高。
可能是老白记忆模糊了,他依稀记得几个月前和他见面的是个傻小子,而不是眼前的这个傻大个。
老白瞪着眼睛反复对照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虚伪,过了许久才开口。
“呃...虚伪你踩不踩板子。”
虚伪笑了笑,抓住老白衣领上的绳子往自己的方向拉。
“闪现一一当。当。”
然后成功被挡住视线。
“哎哟小兔崽子是不是又抽烟了你还薅你白哥哥你是不是胆肥了!”
老白抬手糊住虚伪的眼睛,一个劲把他往后推,张牙舞爪欢乐得仿佛忘记了前几天的暴风雨。
虚伪无奈,用一只手钳住老白的双手,不由分说转身就走。
“!?干啥干啥干啥这样我很不方便啊...诶诶诶虚伪虚伪伪伪伪酱我要摔倒了快放手啊伪伪伪伪伪!”
“带小白猪回家吃肉啦!!”
“?worinige魔人虚伪你咋不去死呢啊啊啊啊别薅我!”


“嗯?你问我什么时候向老白坦白从宽?”
“嘛...不急,对吧。”

前空
该涨了吧